<object id="geq8u"><small id="geq8u"></small></object>
笔趣阁 > 大明春色(西风紧)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短歌

第七百七十五章 短歌

敌军残兵终于溃退了剩下的几个足轻朝废墟中到处逃散
明军前锋队也十分混?#36965;?#19968;些人趁机喘息着大伙儿还没来得及整顿队列不料前面的断墙旁边忽然又有一群日军士卒涌了出来有人大喊道鸡屋舍音一群矮小的人疯狂地哇哇大叫开始冲锋
这时后面响起了铜乐器的声音还有人叫喊万千户令前锋队撤退
撤人群里的武将喊了一声大伙儿立刻放弃了列队作?#21073;?#32439;纷调头退散两个扶着伤卒的军士看了一眼后方自己人的火铳队急忙拖拽着伤卒往侧面的土石堆避让
日军蜂拥而来几乎所有人都在凶狠地叫喊在这地方狭窄的路上以及崎岖不平的土木废墟中一二十人愣是冲出了汹涌的阵仗
许多人都高喊着爹啊?#20445;?#26126;军将士们不知道甚么意思但看得出来日军绝不是在讨饶敌军争先恐后拿着倭刀和长矛径直扑向明军后面的援军
敌军人群越来越近已经冲至十步内了
砰砰砰横列在路面上土堆上的春寒轻铳忽然发出了密集的炸响齐|射的火光在各处?#20102;?br />日军人群里的喊叫顿时消停了不少代之以痛苦惊恐的惨叫许多人扑倒在地
?#36824;?#20102;一小会儿明军第二队的火铳兵走了?#20384;?#21448;是砰砰砰一阵齐|射一个穿了盔甲的日军武士单膝跪在地上此时胸口又是一阵血珠直飞他浑身一抖人终于仰倒在地剩下的敌兵停止了前进终于调?#25918;?#20102;
不料片刻后数十步外一个日|本人?#28216;?#30528;扇子再次大喊了一声
啊又是一群人齐声呐喊拿着各式兵器汹涌奔跑而来
砰砰砰刚刚换队?#20384;?#30340;明军火铳兵立刻发|射日军士卒不断?#37070;ˣ?#26032;的尸|体压到了先前的死人上他们由?#37117;?#36817;连遭三轮齐|射残兵再次败退
然而让万良等人都不敢相信的那边随后再次传来呐喊声另一群活蹦乱跳的敌兵冲杀出来了
一群敌兵端着长矛高举着倭刀盯着明军的阵队拼命奔跑?#36335;急?#30528;立刻开始拼杀格斗?#36824;?#25340;杀未能到来这一次明军不仅用火铳齐射还投掷了一轮生铁雷
轰轰的爆炸声与火铳的密集炸响让废墟间如遭雷击地上的尸体被炸得血肉飞溅日军的喊杀声也随之消停
前面硝烟弥漫明军阵队前面又是一阵砰砰砰的火铳声白烟如雾汽一般笼罩在地面上直到万良下令停火铳收兵大伙儿才终于停止了射|击
战场上的硝烟在抚绕的风?#23567;?#28176;渐扩散先前的巨大喊叫声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声声瘆人的呻|吟将士们慢慢向前推进只见地上摆满了尸体血水在到处流淌空气中弥散着十分复杂的臭味与刺鼻的硝烟味混在一起令人头昏脑涨
一个日军士卒在地上挣扎爬动着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满是血污在地?#19979;?#25235;嘴里
发着一些痛苦的语气?#21097;?#20182;满脸泪痕早已没有了先前的凶狠神态另一个敌军伤卒仰躺在地上眼睛看着东边好像在反?#26149;?#21796;着甚么人
明军人马开始整顿队列以刀盾手长枪兵火铳兵组成纵队整军向日军发起冲锋的地方前进明明已是大获全胜但大伙儿并未擅自追杀表现得都很谨慎气氛有点怪异日军?#37070;?#24808;重但拼命的气势确实给将士们留下了印象
过了一会儿前边的人便喊道万千户敌兵退走这边没人了
于是万良下令各队保持队列向本丸?#22868;?#32493;推进
距离并不远很快万良率兵到了本丸的前面本丸是一座看起?#26149;?#37325;结实的院子大门完好以厚重的木板铆接而成里面是土夯版筑的瓦房楼阁已经塌了一角围墙后面有弓箭手时不时有人露头
大门前方有一片空地但并不平坦高低有梯度泥地面已经被踩实了数百明军将士纷纷来到这片空地上在各处列阵对峙
万良骑着马在远处观望了一会儿下令道派人去传令把洪武炮运?#20384;A?br />得令
只一会儿万良已经打定了主意看起来日军的战术似乎是想在狭窄的地方冲杀混?#21073;?#25152;以万良不愿意派步军强攻他打算先用臼炮就近把这座院子轰成一片废墟并轰开大门然后投掷生铁雷进去最后?#25490;?#27493;兵进去清剿
不料大门竟被人主动打开了
先是两队拿着旗帜的日军将士走出来分列两边然后一个骑马披甲的汉子便走了出来有个日本人用?#22831;?#21898;道城主请明军主帅交谈
万良身边的武将立刻劝道万千户当心有诈?#36225;强?#20197;不必理会等炮运到跟前径直将他们轰?#25159;?#22359;再说
然而那日军大将已经在往前走而且身边只带了一个随?#21360;?#19975;良情知军中将士最鄙?#25317;?#23567;怕死的人他见状便说道即便有诈我们不是还有副千户么
他说罢招呼不远处的朝鲜和尚道你跟着本将当翻译
朝鲜和尚脸色十分难看吞吞吐吐地说道贫僧遵命
双方骑马来到了中间的一块泥地上相互对视着那日本大将叽里哇啦地说了一通朝鲜和尚翻译道?#30333;?#27663;的将士们都是恭顺的人他们曾发誓遵从城主的意志只要我宣布投降将军在对马岛就不会再遇到抵抗了
万良听罢简单地?#27425;?#36947;你有甚么条件
日本大将宗氏似乎听懂了这句短话他不等翻译很快便用?#22831;?#33392;难地回应道请准许我诘腹
?#25670;?#33145;万良不是很理解这个词的准确意思
朝鲜和尚道便是剖腹自裁日本国武士以这种方?#21073;?#34920;示?#39029;ϣ?#25110;从罪行失败中得到解脱诘腹便是后者的含义大概做了之后他便自?#29421;?#39746;上没有罪和耻|辱了
万良问道
只有这个条件吗
朝鲜和尚翻译了一通那大将上身前倾在马背上鞠躬道是
万良道成交但官军仍会?#38405;?#20123;有罪的人依律处罚
宗氏听到翻译默默地?#39134;?#34920;?#23601;?#24847;
那宗氏又转头对随从说了几句?#21834;?#26397;鲜和尚径直翻译道太郎你来帮助我我死之后下令所有人停止无用的战斗听从明国人的处置
万良问道此人是宗氏家主的长子
朝鲜和尚道听称呼好像是
万良道那本将不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了
朝鲜和尚道贫僧曾在日本国寺庙游学据贫僧所知各国的家督若死于战败自裁便已承?#40092;?#36133;不算仇恨
接着宗氏家主便去了附近的一处比较完好的房屋然后在里面?#26149;?#38477;书?#24613;?#19996;西自裁家主擦干净了一把短刀?#26049;?#38754;前然后望着门外喃喃地说了一通遗言
万良见状便走出门外等着结果
很快里面传出来痛苦的闷哼光听声音便痛不?#25226;ԡ?#32780;且那宗氏很久也没?#28291;?#22312;里面叫唤了许久
那座大宅子门外的旗手都把兵器?#25512;?#24092;放下了跪伏在地上面对着宗室自裁的地方不多一会儿大门里面剩下的人马也?#21483;?#36208;了出来跪在门外
万良这时才想起刚才宗氏的遗言?#20445;?#20415;问身边的和尚那个家主刚才说了甚么
和尚道应该是一首短歌大意是压抑之地无望的世道
万良听罢无言以对他的耳边仍然响着愈来愈小的痛苦呻|吟这时他抬头眺望东边视线越过了前?#21073;?#23613;头隐隐可见无边的海面
而他转头看向西边时只见毫无人烟痕迹的山林而这座山坡上的城寨却已变成了一片废墟
正如宗氏家主所言投降后的军民没有任何抵抗了而且叫他们做甚么就做甚么干活也算尽力这让万良觉得有点不?#20260;家?br />有个去过安南国的行人?#31455;?#21592;解?#36864;?#21335;边终年炎热的地?#21073;?#37326;外的果蔬鸟兽很多那里的人想不饿死很容易但是日本国的山林又冷又荒大多人若不被人群所容便几乎是死路一条所以他们都更听?#21834;?#19975;良觉得文官说得还挺有道理
损毁的城寨被明军废弃剩下那座本丸的宅子修得不错成了千户所的财产
明军的据点则遵从朝廷的部署重新修建对马守御千户所工部营造署的官吏选好了海湾附近的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人们?#25307;?#24102;的棱堡图?#21073;?#21033;用石灰陶粉?#36864;?#30707;制作的三合土以及夯土等材料开始修建多边形的堡垒
曾经在城寨里顽抗的日本军武将以及那个宗太郎都被当作了战|犯他们能?#34892;u备?#38543;水师舰队进京将成为?#36861;?#22823;典上的重要人员.
(http://www.wsgc.tw/book/1192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sgc.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32602;m.xshengyan.com
<object id="geq8u"><small id="geq8u"></small></object>
<object id="geq8u"><small id="geq8u"></small></ob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