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geq8u"><small id="geq8u"></small></object>
笔趣阁 > 大明春色(西风紧)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短歌

第七百七十五章 短歌

  敌军残兵终于溃退了,剩下的几个足轻、朝废墟中到处逃散。
    明军前锋队也十分混?#36965;?#19968;些人趁机喘息着,大伙儿还没来得及整顿队列,不料前面的断墙旁边,忽然又有一群日军士卒涌了出来。有人大喊道:“鸡屋舍(音)!”一群矮小的人疯狂地哇哇大叫开始冲锋。
    这时后面响起了铜乐器的声音,还有人叫喊:“万千户令,前锋队撤退!”
    “撤!”人群里的武将喊了一声,大伙儿立刻放弃了列队作?#21073;?#32439;纷调头退散。两个扶着伤卒的军士,看了一眼后方自己人的火铳队,急忙拖拽着伤卒往侧面的土石堆避让。
    日军蜂拥而来,几乎所有人都在凶狠地叫喊。在这地方狭窄的路上、以及崎岖不平的土木废墟中,一二十人愣是冲出了汹涌的阵仗。
    许多人都高喊着“爹、啊?#20445;?#26126;军将士们不知道甚么意思,但看得出来日军绝不是在讨饶。敌军争先恐后,拿着倭刀和长矛、径直扑向明军后面的援军。
    敌军人群越来越近,已经冲至十步内了。
    “砰砰砰……”横列在路面上、土堆上的春寒轻铳忽然发出了密集的炸响,齐|射的火光在各处?#20102;浮?br />    日军人群里的喊叫顿时消停了不少,代之以痛苦惊恐的惨叫,许多人扑倒在地。
    ?#36824;?#20102;一小会儿,明军第二队的火铳兵走了?#20384;矗?#21448;是“砰砰砰”一阵齐|射。一个穿了盔甲的日军武士单膝跪在地上,此时胸口又是一阵血珠直飞,他浑身一抖、人终于仰倒在地。剩下的敌兵停止了前进,终于调?#25918;?#20102;。
    不料片刻后,数十步外一个日|本人?#28216;?#30528;扇子,再次大喊了一声。
    “啊!”又是一群人齐声呐喊,拿着各式兵器汹涌奔跑而来。
    “砰砰砰……”刚刚换队?#20384;?#30340;明军火铳兵立刻发|射。日军士卒不断死伤,新的尸|体压到了先前的死人上,他们由?#37117;?#36817;,连遭三轮齐|射,残兵再次败退。
    然而让万良等人都不敢相信的,那边随后再次传来呐喊声,另一群活蹦乱跳的敌兵冲杀出来了!
    一群敌兵端着长矛、高举着倭刀,盯着明军的阵队拼命奔跑,?#36335;鹱急?#30528;立刻开始拼杀格斗。?#36824;?#25340;杀未能到来,这一次明军不仅用火铳齐射,还投掷了一轮生铁雷。
    “轰轰”的爆炸声,与火铳的密集炸响,让废墟间如遭雷击,地上的尸体被炸得血肉飞溅。日军的喊杀声也随之消停。
    前面硝烟弥漫,明军阵队前面又是一阵“砰砰砰”的火铳声,白烟如雾汽一般笼罩在地面上。直到万良下令:“停!火铳收兵。”大伙儿才终于停止了射|击。
    战场上的硝烟在抚绕的风中、渐渐扩散,先前的巨大喊叫声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声声瘆人的呻|吟。将士们慢慢向前推进,只见地上摆满了尸体,血水在到处流淌。空气中弥散着十分复杂的臭味,与刺鼻的硝烟味混在一起令人头昏脑涨。
    一个日军士卒在地上挣扎爬动着,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满是血污在地?#19979;?#25235;,嘴里
  发着一些痛苦的语气?#21097;?#20182;满脸泪痕,早已没有了先前的凶狠神态。另一个敌军伤卒仰躺在地上,眼睛看着东边,好像在反?#26149;?#21796;着甚么人。
    明军人马开始整顿队列,以刀盾手、长枪兵、火铳兵组成纵队,整军向日军发起冲锋的地方前进。明明已是大获全胜,但大伙儿并未擅自?#39134;保?#34920;现得都很谨慎,气氛有点怪异。日军死伤惨重,但拼命的气势,确实给将士们留下了印象。
    过了一会儿,前边的人便喊道:“万千户,敌兵退走,这边没人了!”
    于是万良下令各队保持队列,向“本丸?#22868;?#32493;推进。
    距离并不远,很快万良率兵到了本丸的前面。本丸是一座看起?#26149;?#37325;结实的院子,大门完好,以厚重的木板铆接而成。里面是土夯版筑的瓦房楼阁,已经塌了一角。围墙后面有弓箭手,时不时有人露头。
    大门前方有一片空地,但并不平坦,高低有梯度,泥地面已经被踩实了。数百明军将士,纷纷来到这片空地上,在各处列阵对峙。
    万良骑着马在远处观望了一会儿,下令道:“派人去传令,把洪武炮运?#20384;礎!?br />    “得令!”
    只一会儿,万良已经打定了主意。看起来日军的战术,似乎是想在狭窄的地方冲杀混?#21073;?#25152;以万良不愿意派步军强攻。他打算先用臼炮就近把这座院子轰成一片废墟、并轰开大门,然后投掷生铁雷进去,最后?#25490;?#27493;兵进去清剿。
    不料,大门竟被人主动打开了。
    先是两队拿着旗帜的日军将士走出来,分列两边,然后一个骑马披甲的汉子便走了出来。有个日本人用?#22831;?#21898;道:“城主请明军主帅交谈。”
    万良身边的武将立刻劝道:“万千户,当心有诈。?#36225;强?#20197;不必理会,等炮运到跟前,径直将他们轰?#25159;?#22359;再说。”
    然而那日军大将已经在往前走,而且身边只带了一个随?#21360;?#19975;良情知、军中将士最鄙?#25317;?#23567;怕死的人,他见状便说道:“即便有诈,我们不是还有副千户么?”
    他说罢,招呼不远处的朝鲜和尚道:“你跟着本将,当翻译。”
    朝鲜和尚脸色十分难看,吞吞吐吐地说道:“贫僧遵命。”
    双方骑马来到了中间的一块泥地上,相互对视着。那日本大将“叽里哇啦”地说了一通,朝鲜和尚翻译道:?#30333;?#27663;的将士们都是恭顺的人,他们曾发誓遵从城主的意志。只要我宣布投降,将军在对马岛就不会再遇到抵抗了。”
    万良听罢,简单地?#27425;?#36947;:“你有甚么条件?”
    日本大将宗氏似乎听懂了这句短话,他不等翻译,很快便用?#22831;?#33392;难地回应道:“请、准许、我诘腹。”
    ?#25670;?#33145;?”万良不是很理解这个词的准确意思。
    朝鲜和尚道:“便是剖腹自裁,日本国武士以这种方?#21073;?#34920;示?#39029;希?#25110;从罪行、失败中得到解脱。诘腹便是后者的含义,大概做了之后,他便自?#29421;?#39746;上没有罪和耻|辱了。”
    万良问道:
  “只有这个条件吗?”
    朝鲜和尚翻译了一通。那大将上身前倾,在马背上鞠躬道:“是。”
    万良道:“成交。但官军仍会?#38405;?#20123;有罪的人,依律处罚。”
    宗氏听到翻译,默默地?#39134;?#34920;?#23601;?#24847;。
    那宗氏又转头对随从说了几句?#21834;?#26397;鲜和尚径直翻译道:“太郎,你来帮助我。我死之后,下令所有人停止无用的战斗,听从明国人的处置。”
    万良问道:“此人是宗氏家主的长子?”
    朝鲜和尚道:“听称呼,好像是。”
    万良道:“那本将不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了?”
    朝鲜和尚道:“贫僧曾在日本国寺庙游学,据贫僧所知,各国的家督若死于战败自裁,便已承?#40092;?#36133;,不算仇恨。”
    接着宗氏家主便去了附近的一处比较完好的房屋,然后在里面?#26149;?#38477;书,?#24613;?#19996;西自裁。家主擦干净了一把短刀,?#26049;?#38754;前,然后望着门外、喃喃地说了一通遗言。
    万良见状,便走出门外等着结果。
    很快里面传出来痛苦的闷哼,光听声音便痛不?#25226;浴?#32780;且那宗氏很久也没?#28291;?#22312;里面叫唤了许久。
    那座大宅子门外的旗手,都把兵器?#25512;?#24092;放下了,跪伏在地上,面对着宗室自裁的地方。不多一会儿,大门里面剩下的人马也?#21483;?#36208;了出来,跪在门外。
    万良这时才想起刚才宗氏的“遗言?#20445;?#20415;问身边的和尚:“那个家主刚才说了甚么?”
    和尚道:“应该是一首短歌,大意是‘压抑之地,无望的世道’。”
    万良听罢无言以对,他的耳边仍然响着愈来愈小的痛苦呻|吟。这时他抬头眺望东边,视线越过了前?#21073;?#23613;头隐隐可见无边的海面。
    而他转头看向西边时,只见毫无人烟痕迹的山林。而这座山坡上的城寨,却已变成了一片废墟……
    正如宗氏家主所言,投降后的军民没有任何抵抗了,而且叫他们做甚么就做甚么,干活也算尽力。这让万良觉得有点不?#20260;家欏?br />    有个去过安南国的行人?#31455;?#21592;解?#36864;擔?#21335;边终年炎热的地?#21073;?#37326;外的果蔬鸟兽很多,那里的人想不饿死很容易。但是日本国的山林又冷又荒,大多人若不被人群所容,便几乎是死路一条,所以他们都更听?#21834;?#19975;良觉得,文官说得还挺有道理。
    损毁的城寨被明军废弃,剩下那座“本丸”的宅子修得不错,成了千户所的财产。
    明军的据点,则遵从朝廷的部署,重新修建“对马守御千户所”。工部营造署的官吏,选好了海湾附近的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人们?#25307;?#24102;的“棱堡”图?#21073;?#21033;用石灰、陶粉?#36864;?#30707;制作的三合土,以及夯土等材料,开始修建多边形的堡垒。
    曾经在城寨里顽抗的日本军武将、以及那个宗太郎,都被当作了战|犯。他们能“?#34892;搖备?#38543;水师舰队进京,将成为?#36861;?#22823;典上的重要人员。.
    

  (http://www.wsgc.tw/read/119267/247345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sgc.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32602;簃.xshengyan.com
三亚娱乐
<object id="geq8u"><small id="geq8u"></small></object>
<object id="geq8u"><small id="geq8u"></small></object>
竞猜胜平负 360彩票走势图大全 德甲logo原型 混合过关1串1 快速时时彩计划 足彩任选9场复式单 黑龙江快乐十分机选号 香港单双中特资料 建行自动买彩票 河北20选5走势图表幸运之门彩票网 辽宁十一选五娱乐平台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 360彩票走势图表 河北11选5选号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