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geq8u"><small id="geq8u"></small></object>
笔趣阁 > 梦魇剑主(切开的柠檬)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波纹

第一百五十一章 波纹

  古华清早已在比赛区域内候着了。

  见杜牧?#20384;矗?#20182;轻轻颔首,露出一个温和笑容。

  “没想到反而和你先遇上了。”

  杜牧来到对面站定,随口问道:“你比较想和雷楷对决吗?”。

  古华清毫不否认:“雷楷是我的最终目标!”

  “看来我被看低了呢。”

  “我看了你和向真的战斗,她说的没错,你的实力已经足以和雷楷抗衡,在对?#20384;?#26999;之前,和你打一场未尝不是件?#27308;隆!?br />
  杜牧闻言心?#37034;?#26263;撇嘴,这古华清表面看起来温雅随和,内心却颇?#37034;?#27668;,而且对自己实力十分自信。

  ?#20658;?#20301;准备好了吗?”裁判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两人同时点头。

  冰冷的电子提示声骤然响起。

  声音落下的瞬间,轻微的爆鸣声乍响,杜牧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古华清身体往右侧开一?#21073;?#24688;好避过从后?#36739;?#26469;的拳头。

  杜牧目光一凝,化拳为指,一记指枪戳向古华清的肩头,却又被他提前一步闪避开,自己反而被对方一剑逼退开来。

  “这就是他的感知预?#26032;?.....果然很奇妙的能力。”杜牧心?#37034;?#36947;。

  从刚才的表现看,古华清的速度明显跟不上剃的移速,但他偏偏能够提前察觉到杜牧从哪个?#36739;?#34989;来以及出手,从而先一步闪避开。

  这种预?#24515;?#21147;确实十分棘手。

  “嗯,试一?#38405;欽邪傘!?br />
  心念电转间,疾速奔行中的杜牧突然停下身形,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七八米外,古华清眉头忽然一皱,在他的感知中,不远处的杜牧气息迅速减弱下去,眨眼间就完全消散。

  ?#20658;?#24687;术?不、不对!”古华?#36877;?#20013;刚浮?#32456;?#20010;念头,就立刻被他否决掉。

  敛息术顶多只能做到减弱气息,而无法让气息完全隐蔽。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杜牧就站在面前,他甚至感受不到那里有人。

  “这是?#35009;?#27494;技?”古华?#36877;?#20013;震?#22330;?br />
  没等他细想,杜牧?#32456;?#24320;了迅猛的攻势。

  这一次,古华清预判闪避的速度明显慢了一筹。

  “果然?#34892;В ?br />
  见状,杜牧心中一喜。

  在见识过古华清恐怖的提前预?#24515;?#21147;后,他就琢磨着生命归还对前者的能力是不是有克制作用,眼下一试果然?#34892;А?br />
  所谓的感知预判,除了对危险的预感外,应?#27809;?#21253;含了对气息的感应。

  少了后者,古华清的预?#24515;?#21147;起码要下降两三成。

  再一次出手被逼退后,杜牧果断拔出腰间的长剑。

  古华清毕竟是能够闯入4强的精英学员,不是普通的二星武者,单凭体术就想击败他不大可能。

  长剑在手,杜牧气势登时骤变,脚下一蹬地面,整个人以化作一抹极光疾掠而出,直刺向古华清面门。

  这一击直刺速度快得惊人,首?#36924;?#20914;的古华清面色微变,手中长剑挥出,在半空中带起阵阵肉眼可见的波纹,迎上前去。

  空气中刹那间迸发一阵金铁交戈的脆鸣声。

  攻击被挡,杜牧神色不变,剑势一转,犹如毒蛇吐信一般,凌厉朝古华清斩落,被挡住后,猛然间又曲折划过,从另一个角度再?#35748;?#21435;。

  然而蛇噬的第二击还未变向,古华清便仿佛早已预料到似的,长剑提前一步挡在半途中,恰好架住杜牧的攻击。

  “好快的剑技!”火星闪动间,古华清赞叹的声音响起,“要不是我有专门的感知武技,恐怕还真抵挡不下来!”

  “是吗?那试试接下来这一招!”杜牧不为所动,手腕一震,长剑以残影般的速度,接连朝古华清斩落三击,形成了宛若野兽利爪般的攻击轨迹。

  锐爪!

  面对这一击,古华清的面色凝肃了许多,手臂抬起,长剑在空气中激荡起?#20811;?#32533;缕的密集波纹,争先恐后地迎向袭来的剑光。

  ?#36947;?#20063;怪,锐爪的三道剑光碰上这些波纹,瞬息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到与古华清长剑碰撞时,力道已十不存九,轻松便被招架下来。

  然而杜牧却注意?#21073;?#26045;展出这一招后,古华清脸上明显露出一?#31185;?#24811;,显然并不像表现出来的?#21069;?#36731;松。

  于是他身形不退反进,手中长剑突然一阵模糊,下一刻?#27627;?#31354;气,裹挟着锋锐无比的劲气,再度朝古华清席卷而去。

  ?#20999;迹?br />
  寒意陡然间从古华清背脊直窜而上,?#34892;?#24819;避开这让他心里发毛的一击,然而此刻他和杜牧的距离实在太近,根本来不及避开,只能咬牙硬着头皮抵挡了。

  足足五记凌厉的斩击,仿若高空掉落而下的?#20999;迹?#26397;古华清重重砸落,一击重过一击。

  两柄剑刃接触的虚空处,刺眼的火星接连爆发,无数波纹争先恐后地随着古华清的长剑挡向袭来的剑光,彼此碰撞湮灭。

  到了第五击的时候,空气中的波纹已然消失殆尽,古华清终于招架不住,被最后一剑击飞出去,整个人闷哼一声的同时,噔噔退后了七?#30636;健?br />
  杜牧哪会放过这个?#27809;?#20250;,立刻?#27308;?#36861;击,直接施展出剃,眨眼间就越过四五米距离,出现在了古华清面前,左手食指闪电般朝他肩头点去。

  然而出乎杜牧意料的是,他的左?#25351;?#38752;近到古华清身前半米内,空气中陡然浮现层层叠叠的波纹,密密麻麻犹如丝线般缠绕住他的左手,将其限制停顿在半空中,不?#20040;?#36827;。

  趁着这迟滞的片刻,古华清重新拉开了距离。

  而随着他的退后,?#20999;?#19997;线般密集的波纹也随之消失不见。

  “?#19978;?#20102;,这一招我原本是打算用来对付雷楷的!”

  古华清微微喘着气,看向杜牧的目光中震惊、遗憾和佩服交织混杂。

  “没想到现在就被你逼出来了!”

  “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个强大的对手!”

  “我为之前的失言道歉,接下来,?#19968;?#20840;力以赴!”

  杜牧默然不言,收回?#32456;?#30475;了一眼,上面毫发无伤。

  他回忆起之前被波纹缠绕限制的触感,心中惊讶万分。

  难以想象,现实中居然有剑技能造成那?#20013;?#26524;。

  放下手臂,杜牧重新向古华清发起进攻。

  激烈的战斗再度爆发。

  正如古华清自己所说,他已经全力以赴,长剑挥动间激起的空气波纹数量足足是先前的三四倍,且每当杜牧的攻击靠近他身体半米范围内时,无论是手臂还是剑刃,都会被凭空浮现的波纹缠绕限制住,无法寸进。

  就像是一个由波纹构成的防御领域。

  从这点看,倒是和杜牧的灰梦?#34892;?#30456;像。

  “或许我之前想岔了,现实中也有可能有像灰梦一样的技能也说不定!”

  激烈的交锋中,杜牧犹有闲余思索着这件事。

  片刻后,摸清古华清波纹技能的虚实后,杜牧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他飞快退后,在距离古华清三四米处站定,淡淡看向后者。

  古华清疑惑地皱起眉头:“怎么,你这就打算放弃了?”

  杜牧没有回答,而是身体微蹲,摆出了拔刀斩的起手式。

  强如灰梦,能够隔绝的攻击都有上限,他才不信古华清的波纹能够抵挡住所有攻击。

  只要他的攻击威力能够超越波纹的限制上限,就能破掉这一招。

  心念急转间,杜牧的右上臂已然仿佛充气般高高鼓起,皮肤表面筋络暴起纠缠,一股宛若残暴巨兽般的凶悍气势从他身上升起。

  古华?#36877;?#20013;一凛,然而没等他做出反应,一股更加庞大,冰冷而又凝滞的气息陡然降临,狠狠压在他身上。

  这股气势一出,古华清内心深处陡然间疯狂涌现警兆,他面色骤变,本能就要向后退去避开,然而在?#26538;?#20912;冷气息的压?#35748;攏?#38378;避的动作出现了刹那的迟滞。

  就这一瞬的迟?#20572;?#19968;抹璀?#23519;?#30446;宛若月轮的锋锐剑光已然亮起,划过将近二百七十度的大圈,狠狠斩向呆立着的古华清。

  剑光未至,一?#38378;?#20154;头皮发麻的心悸感便笼罩住了古华清的心头。

  骇然之下,他猛地长啸一声,终于从僵滞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用尽全身力量朝前?#24230;ィ?#19982;此同时,他身前半米的虚空中,凭空涌现无数波纹,狂潮一般朝那一抹恐怖剑光席卷而去。

  双方碰触的瞬间,拔刀斩的剑光便摧枯拉朽般?#27627;?#24320;密集的波纹,继而击飞古华清的长剑,最后重重命中他的腹部。

  一声?#24656;?#21387;抑的闷哼声过后,古华清整个?#35828;?#39134;出去,狼狈地摔在地上滚出四五?#33258;叮?#26041;?#21028;度?#21147;道稳住身形。

  等他重新挣扎起身时,腹部已经多了道血淋淋的豁口,脸上依?#21049;?#30041;着对刚才那一击的惊骇之色。

  杜牧缓缓收回长剑,淡淡问道:“还要打吗?”

  古华清神色复杂地看着杜牧,目光挣扎半?#21361;?#26368;后叹了口气。

  “是我输了!”

  见状,一旁的裁判直接举?#20013;迹骸?#27604;赛结束,杜牧获胜!”

  轰!

  观众席上爆发出?#24444;?#33324;的欢呼声!

  震耳欲聋的呼声和掌声中,杜?#20102;?#26377;所觉般转过头去,目光和正站在场下观看的雷楷撞在一起。

  (http://www.wsgc.tw/read/150032/481989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sgc.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
三亚娱乐
<object id="geq8u"><small id="geq8u"></small></object>
<object id="geq8u"><small id="geq8u"></small></object>
河内一分彩官网开奖记录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百人二八杠 快乐12遗漏 第一比分网 重庆快乐十分最大合买 淘宝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今晚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爱彩 七星彩中国体彩网 12生肖号码表2019图片 幸运飞艇彩票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时时彩压大小稳赢公式 英式橄榄球美式橄榄球